第十一回 雷海清擲箏罵賊

  詩曰:

  揭天鼙鼓動,悔賜洗兒錢,

  九廟成灰燼,千家絕火煙。

  霓裳初罷舞,玉瑟尚留弦。

  興廢宮前樹,凄涼泣杜鵑。

  話說郭子儀、李光弼將尹子奇、史思明殺敗,先鋒仆固懷恩奮勇爭先,追殺上去。子儀教鳴金收軍。仆固懷恩來見子儀道:“小將正待追擒那賊,主帥如何收軍?”子儀道:“兵法有云窮寇莫追,汝不可乘勝輕敵。”懷恩道:“主帥所見極是。”

  遂一面安營下寨,一面犒軍,一面著人尋取張、許二公,并南、雷二將的尸骸,軍士領命去尋了。(www.guwenxue.net)

  一日,領一個幅巾筇杖的老翁進營來,那老人昂然上帳,向著郭子儀、李光弼長揖不拜。郭子儀見他氣字不凡,遂命坐了。問翁何人?何以到此。老翁道:“我姓李,名翰,隱居山野,因張、許二公,南、雷二位將軍盡忠而死,尸骸暴露城下,老夫特備四口棺木前來,已將四位忠臣裝斂了。適見麾下健兒各處查找他們尸首,故此老夫特地前來,望二位明公速為擇地安葬,以慰忠魂。”郭子儀、光弼大喜,留李翰在營暫歇。便從城南擇了一塊地,將許、張二公,南、雷二將埋葬好了,立了墓碑。子儀、光弼與李翰率領諸將祭奠,哭泣甚哀。

  禮畢回營,李翰即來告辭。李光弼道:“我等欲屈先生在營籌劃軍務,望先生休棄。”李翰道:“老夫性耽隱癖,久已忘情人世,不敢從命。子儀道:”先生既愛煙霞佳趣,我等亦不敢相強。只是既來一番,必祈指示一、二,方不虛此良晤。“

  李翰道:“二公詢問芻蕘,老夫敢陳一計。子儀、光弼道:”愿聞大教。“李翰道:”目今安祿山統兵入犯,二公可分兵兩支。

  郭公領一支軍兵,入援兩京;李公領一支軍兵,直搗范陽城。

  范陽乃賊人巢穴,若知有兵,必然定思回救,令此賊首尾不能相顧,我事濟矣。“于儀、光弼大加嘆服,吩咐治酒送別。取出黃金三十兩,白銀一百兩送與李翰。他一毫不受,向上長揖,飄然而去。子儀、光弼就依他言語,分兵進發,李光弼自去征范陽,郭子儀來救兩京不題。

  卻說尹子奇、史思明被唐兵殺得大敗,遂領著殘兵敗將忙忙如喪家之狗;急急如漏網之魚,往西奔走了一日一夜,軍馬饑乏,只得在路旁樹下造飯而食。將士方才少息,只見前面一彪軍馬沖來,尹、史二人大驚,忙取兵器在手,立馬以待。只見當頭一將大叫道:“二位將軍受驚了,我特來接應你們。”看時卻是楊朝宗。二人大喜,下馬施禮。就石上坐定,楊朝宗道:“蒙主上教我做個先鋒,托賴福庇。自起兵以來,大獲吉利,直抵武字關。那守關將封常清被我們殺敗,乘勢奪了關口。一路城池,望風投順,東京洛陽地方被俺門擒了守將哥舒翰,那廝怕死,就獻上東京。主上便教他留守東京,自己長驅大進,直到西京長安城下。唐朝并無準備,明皇慌了手腳,連夜帶了嬪妃宮監,宗室大臣,逃出延秋門,奔往巴蜀去了,主上遂破了西京,踞了宮殿,如今現在那邊受用。聞知二位將軍攻打睢陽不下,著我來協助,誰想昨日有探子來報說,二位將軍敗于郭子儀、李光弼之手,如此,小將特來接應。”尹子奇道:“如今之計奈何?”

  楊朝宗道:“我們如今有生力軍在此,何不與他決個勝敚”尹子奇搖頭道:“休說這話,我有十萬雄兵,十停被他去了七、八停。如今這幾千軍卒,哪里殺得他過。”思明道:“不如往長安去求主上,再添些兵馬,方好來與他交戰。”尹子奇道:“有理,有理。

  說罷,三人并軍士們胡亂吃了些飯,一齊起行,過洛陽、濟汴津,入潼關,渡渭水,不則一日,來到長安,三人進去,朝見安祿山,備述睢陽前后之事。安祿山道:“你二人勞苦倍常,功多過少,只是折了個令狐潮,不足為慮。”正說話間,忽報太子安慶緒到,安祿山即命進來。安慶緒拜見了安祿山,安祿山就問道:“我著你鎮守范陽根本之地,你如何來此?安慶緒道:”孩兒在范陽鎮守時,奈有太尉李光弼前來攻打。孩兒同史朝宗與他交戰不勝,聞得父王在此,甚是作樂,孩兒也要想快活幾日,故此留史朝義鎮守城池,孩兒自領兵來此。一來避敵,二來省親,三來父王做了皇帝,也攜帶孩兒在宮中享用些安穩富貴,也來做個太子。“安祿山道:”你既來了,那些家眷在彼,如何丟得下?“安慶緒道:”許多家眷,孩兒俱已帶來了。又有犯官葛太古并家人一十八人俱監在獄,孩兒想那廝是不服俺們的,留在城中恐有他變。因此,將葛太古那老賊與他家人一齊上了囚車,也解在此。“安祿山道:”葛太古到此間,本該立時梟首,只是孤家想起金馬門之辱,還有個李白漏網,今可仍將葛太古監禁,待擒了李白,將他二人雙雙在金馬門前寸磔,以泄前恨。“就吩咐楊朝宗去查點葛太古等下監。楊朝宗領旨而去。又吩咐李豬兒迎接家眷入宮,李豬兒也領旨去了。安祿山又道:”今日父子君臣歡聚,可排宴宜春院中凝碧池上。令一班樂官帶領梨園子弟前來侑酒。“左右齊聲答應。原來明皇幸蜀時節,因事情急迫紛杳,遺下許多內監宮娥在宮,如今都被安祿山差遣。一時領了旨意去安排。祿山教安慶緒、尹子奇、史思明隨著擺駕,至宜春院中,上筵坐定,安慶緒等輪流把盞,早有許多梨園子弟進來,只見那第一對是樂官李龜年,頭戴天青巾,腰系白玉帶,身穿錦團花袍,后邊一個童子手執繡龍青幡一首,上面用大珠子串成”東方角音“四個大字。旁邊,兩個童子手執小青幡二首,也各用珠子串成四字。左邊幡上是陽律太簇,右邊幡上是陰呂夾鐘,幡下有子弟二十人。俱戴金花在頭,穿著青彩金花彩舞衣,擺列在東邊立定。

  第二隊樂官是馬仙期,頭戴絳紅巾,腰系珊瑚帶,身穿紅錦團花袍,后面一個童子手執繡龍紅幡一首,用翠羽貼成“南方徽音”四個大字。兩邊兩個童子手執小紅幡二首,也各用翠羽貼成四字,左邊幡上是陽律仲呂,右邊幡上是陰呂蕤賓。幡下有子弟二十人,俱戴金花在頭,穿著紅繡織金花彩舞衣,擺列在南邊立定。

  第三隊樂官雷海清頭戴月白巾,腰系白玉帶,身穿白錦團花袍。后邊一個童子手執繡龍白幡一首,上用赤金打成“西方商音”四個大字。旁邊兩個童子手執小白幡二首,也各用赤金打成四字,左邊幡上陽律夷則,右邊幡上是陰呂南呂,幡下有子弟二十人,俱戴金花在頭,穿著白綾繡金花彩舞衣,擺列在西邊立定。

  第四隊樂官張野狐,頭戴皂紗巾,腰系墨玉帶,身穿黑錦團花袍,后邊一個童子手執繡龍皂幡一首,上用銀子打成“北方羽音”四個大字。旁邊兩個童子手執小皂幡二首,也各用銀子打成四字。左邊幡上是陽律應鐘,右邊幡上是陰呂黃鐘,下有子弟二十人,俱戴金花在頭,穿著黑繡織金花彩舞衣,擺列在北廂立定。

  第五隊樂官是賀懷智,頭戴赭黃巾,腰系密臘帶,身穿黃錦團花袍,后邊一個童子手執繡龍黃幡一首,上用寶石綴成“中央宮音”四個大字。旁邊四個童子手執小黃幡四首,也各用寶石綴成四字,前面幡上陽律姑洗,右面幡上是陰呂林鐘,左面幡上是陽律無忌,后面幡上是陰呂大忌。幡下有子弟四十人,俱戴金花在頭,穿著黃繡織金花彩舞衣,擺列在中央立定。上按著九宮八卦,中按著四時五行,下按著五音十二律。一共五個樂官,統領子弟共一百二十名,都持著鳳蕭鶯笛,象管鸞笙,金鐘玉盤,吹打的吹打,歌舞的歌舞,李龜年羯鼓,賀懷智琵琶,馬仙期箜篌,雷海青的秦箏,張野狐手拍,各執一絕,通是絕精的妙技。一時彈唱起來,眾子弟相和,唱出一套曲子。

  步步嬌廣寒宮,凄涼無人到,玉杵臼頻春搗,婆娑樹影高。碧海青天,瑞云籠罩,瓊瑤殿鎖無聊,嬸娥應悔偷靈藥。

  醉扶歸你道素娟娟,出落偏波俏,誰知冷清清,長夜倍蕭蕭。杳冥冥,鶴唳響中宵。爍熒熒,一派清光照。不知是銀贍醮影入池塘,乍驚看,錯認樓臺倒。

  皂羅袍最是添歡添惱,論歌樓舞榭,酒社詩舫,冰輪偏喜助人豪,月陰花影秋千笑。只有長門冰巷,霜寒路遙;更有城樓邊塞,云低樹高,這些時景實傷懷抱。

  好姐姐步處似姬靜,俏環佩響,霓裳鮮皓,霞冠羽衣,扮的別樣嬌,人間少。翠翹樓帶真奇妙,掌上輕盈顫舞腰。

  尾聲回頭不見人兒好,止剩得仙音嘹繞,惟有寒贍掛碧宵。

  唱完此曲,那五首大幡,十二首小幡一齊移動,引著眾子弟往來旋舞,真是合殿生風,令人眼花撩亂。舞完,又依舊分開立定,再奏細樂。安祿山大笑道:“真好看,真好聽,快活!

  決活!孤家向來雖蓄大志,只因明皇待我甚厚,所以不忍,意欲待他宴駕了方始舉事,我想楊國忠這廝屢次發我隱謀,激我做出這些事來,正所謂富貴逼人。一起兵時,呼吸間得了二十四郡,趕得明皇有家難奔,有國難逃。想他不知費了多少錢糧,用了多少心機,教成這班梨園子弟,自己不能受用,到留與我們作樂,豈不是個天數。“那安慶緒、史思明、尹子奇等一齊出席拜賀,安祿山又掀髯大笑。

  這些樂人聽了安祿山這席話,一個個眼淚汪汪,低頭傷感,更覺歌不成聲,舞不成態。安祿山見了大怒道:“孤家連日在此飲宴,如何眾樂有悲感之聲,尹子奇與我下去查看,但有哭泣者,實時揪出廷前斬首。”尹子奇應聲執劍下階來看。

  那眾樂人嚇得面如上色,都將衣袖拭干眼淚,假作歡容,只有雷海清閉著眼睛,淚流滿面,嗚嗚咽咽的哭個不祝尹子奇指道:“你這廝還要哭,不怕砍頭的么?”雷海清大叫一聲,將手中的箏兒擲在地下哭道 :“我乃雷海清是也,雖是瞽人,頗知大義。我想食君之祿,不能分君之憂,惟有一死,可報君恩,怎肯蒙面喪心伏侍你這反賊。”祿山大怒,喝叫快推出去砍了。尹于奇劈頭揪出,雷海清罵不絕口。尹子奇將他斬在凝碧池上。回身覆旨,乃復入席。

  又飲了一會酒,外面孫孝哲飛奔進來道:“臣啟陛下,頭總城外有飛報到來,說郭子儀兵至洛陽,斬了哥舒翰,東京已被他收復了。只怕早晚要殺到這里來,須是早為準備。”安祿山道:“郭子儀那廝,如何恁般勇猛,作何良策擒他便好?”

  尹子奇道:“臣看此人難以力敵,若得一個舌辯之士,前去說他,若得來投順,天下不足定矣。”安祿山道:“卿言固有理,只是沒有這個說客。”

  旁邊轉出李豬兒來跪下道:“奴婢蒙皇爺抬舉,無以為報,今愿效犬馬之勞,單騎往郭子儀營中走遭。一則說他投順,二則探他虛實,不知皇爺意下如何?”安祿山大喜道:“你這人倒也去得,明日就起身便了。”又吩咐安慶緒道:“潼關一路不可疏虞,你可同楊朝宗帶領一支軍馬,前去巡視一番,就便打聽唐兵消息。”安慶緒、楊朝宗領旨。

  次日,李豬兒辭了安祿山,匹馬出城,竟投東京。一路里想道:“咱因葛明霞一事,怕安慶緒加害,因此來到長安。誰想那冤家恰又來此。我今討這一差,做個脫身之計,有何不可。”

  又想到:“安祿山這廝,乃無義之人,我向來勉強伏侍他,甚是不平。今見他父子荒淫暴虐,荼毒生靈,眼見不能成大事,咱不如于中取事,干下一番功業,也不枉為人一世。”心里想第一美女傳。著,行了數日,已到東京洛陽地界。只見郭子儀先鋒仆固懷恩當道扎個大寨,左邊是郭的寨,右邊是郭曖的寨,就子儀屯在中軍。李豬兒大著膽,直過前營。早有巡兵攔路,李豬兒道:“相煩通報說,有個內監李豬兒有機密事,要見節度老爺。”軍士報知郭子儀,遂傳令喚人相見。李豬兒入營,來到帳前,拜見了郭子儀。子儀就問道:“你從哪里來,到此何干?”李豬兒道:“節度公在上,咱家姓李,名喚豬兒。向蒙圣上賜與安祿山,咱見他恃寵忘恩,以怨報德,心甚憤怒。他因要差人來說節度公,故咱家到此。咱想節度公忠勇蓋世,決難以口舌動搖,咱所以挺身來者,意欲暗約節度公,共取長安,咱愿為內應。”郭子儀道:“你若果有此念,唐家社稷有幸矣!”李豬兒道:“咱若有二心,天誅地滅。”郭子儀道:“我最不疑人,你不須立誓,本待款留,誠恐泄漏大事,反為不便。你可回去行事,我隨后領兵就來。”李豬兒別了子儀,出營而去。子儀就與二子郭、郭曖商議進兵。

  正說話間,營門外傳進蜀中邸報,郭子儀接來看時,見上面稱報明皇駕至馬嵬,軍士怨望楊國忠、楊貴妃釀成大禍,盡皆橫怒,不肯前行,鼓噪起來,將楊國忠殺了。又逼近御前,必要殺了楊貴妃,方才肯走,明皇不得已只得令高力士用白綾一幅,將楊貴妃縊死,軍士方始護駕而行。又父老遮留太子在靈武地方,得李泌為軍師,諸將即奉太子,即了帝位道:“尊明皇為太上皇,改元至德,即令降旨,宣召各路兵馬會剿安祿山,俱要在潼關取齊。郭子儀看罷,以手加額曰:”好了!好了!權楊已誅,新君即位,宗廟蒼生之福也。“就吩咐安排香案,向西朝賀禮拜起來。

  只見先鋒仆固懷恩上帳稟道:“外面有三個逃難婦女在此第一美女傳。經過,手執睢陽已故副將雷萬春的路引,稟求掛號,小將不敢擅專,謹將路引呈驗,伏候主將鈞旨。”郭子儀接著路引,展開一看道:“原來是葛太古的女兒葛明霞逃難到此,只是這路引舊年九月中給的,如何來得這般遲?”懷恩道:“小將也曾問過,據同行衛嫗稟說:因一路賊兵劫驚,不敢行走。在武牢關門外,賃房住了四個月,直待主帥收了東京,方才行到此處。”

  郭子儀道:“既只盤詰,明霞她乃忠臣之女,雷萬春雖死,他的路引一定不差,可與我掛號放行。只是路引說聽其自歸長安,即今賊人占踞西京,如何去得,且教她在附近暫祝待復了西京,然后前去。”仆固懷恩領命,將路引掛了號,出營給予葛明霞收執,又將郭子儀說的話吩咐了一遍。

  葛明霞稱謝,同了衛嫗,衛碧秋離卻郭營,望西而走,要尋個僻靜處暫歇,四下里又無人家。行了兩日,來到淮陰山下,看看天色昏暮,又無宿店,三人正慌,遠望林子里一所庵院,三人忙走至門首,敲門求宿,不知里面肯留不肯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真人棋牌游戲【www.gagwmf.icu】 版權所有

七乐彩三区走势图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 深圳富贵互娱棋牌 捕鱼来了人工客服电话 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四川金7乐免费下载 超图软件股票 波克棋牌游戏免费下 街机千炮金蟾捕鱼3.0版 麻将初学图解 刮刮乐大奖